是一只爱拉郎的年糕吖

介里是年糕哇(๑>ڡ<)☆
欢迎大噶勾搭ε٩(๑> ₃ <)۶ з

咳咳咳咳

各位我来宣群了!!!!!!

是龙兴群!!!!

现在这群冷到我瑟瑟发抖

欢迎各位男女老少哥哥姐姐弟弟妹妹加群玩!

不产粮也没事欢迎来群里唠嗑!

qwq

【龙兴/拉郎】小孩

:拉郎,雷者误入

:请勿上升正主

:超ooc,看了容易眼瞎

:幼儿园文笔

:是个超短小段子,全文共443字


卑微余年糕,在线求评论









——————————————







  其实这一切的一切都源于张艺兴无意之中看到了朱一龙对自己的备注。

  “我家小孩”

  艺兴不乐意,艺兴很委屈。

  不就是比他小了三岁嘛,怎么还小孩了。他好歹也是已经一个成年了十年的人。

  于是在一个月不黑,风不高的夜晚,张艺兴郑重其事地在朱一龙一脸懵地注视下调出了他对自己的备注。

  这换来了一个疑惑的问句。

  “怎么啦?”

  张艺兴噌的一下就从椅子上蹿了起来。

  “一龙哥,看你给我的备注!”

  “?没问题啊?”

  “我已经不是小孩了!我是成年人,而且都已经成年十年了!”

  对方眨巴眨巴他那令人羡慕的大眼睛,似是想了一会儿后笑出声:“就这个事情啊?”

  “什么叫就这个事情啊!很重要的好不好!”

  朱一龙无奈地把张艺兴圈在自己怀里,给炸毛的小绵羊呼噜呼噜毛,“对,艺兴已经成年了啊。”

  小绵羊下意识地感觉有什么不对,但还是乖顺地点点头。


  “嗯嗯,我早就……唔!…一龙哥……!”

  朱一龙满意地松开张艺兴的唇瓣,扭过头去舔那人通红的耳垂。

  “那就来做点成年人爱做的事情吧。”



  第二天早上,张艺兴按着酸痛的腰,气呼呼地把给朱一龙的备注改成“笨蛋哥哥”。

【龙兴/拉郎/知乎体】身边同学是情侣会怎样

:日常拉郎,雷者别来

:纯属瞎编,请勿上升正主

:是被同学秀到后的产物

:小学生文笔,ooc的不行

:辣鸡写手在线求评论






———————————————————




  谢邀。


  就是会变得惨,很惨,非常惨。


  我今天就来818高中时分别坐我前后桌的两完蛋男同学——X和L。


  对,划重点,男同学。


  呵,人间不直的。


  他俩常年霸占校草排行榜的前两名,我至今都还记得有一小姐妹听到他俩在一起的消息之后哭的梨花带雨的。


  老公和老公在一起了,这事还是要消化一下的。


  我和X是全班公认的gay蜜,自高一起就玩的特别好,有时候几乎着整个课间都在一块儿。甚至还有不长眼的传过我俩的谣言。


  当然,这些谣言还未传播开便被L扼杀在摇篮里这都是后话了。


  那时还是高一,我还不懂学习为何物,经常熬夜刷同人刷到两三点。于是在上课时我的上下眼皮总是时不时的想来几个甜蜜的拥抱,你说我拆散情侣也不好嘛,对吧。


  然后我摇的像拨浪鼓的头成功的被我们班眼神凌厉的数学老师注意到,并成功的叫起来解一道我压根听都没听过的题。


  我当时光顾着跟周公聊天去了,整个人都是懵的。看着黑板上花花绿绿的图形,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了年级。


  唉,好惨一女的。


  然后,我前桌的X•小天使•学霸•同学刷刷刷地在书上写下几行字,并偷偷把书立起来,让我照着他的读。


  我感动得都快落泪了。


  而正当我心安理得的坐下并准备跟周公继续话题的时候,后背突然窜起一股寒意。


  就是那种寒冬料峭时突然在你背后放冷气的那种。


  我被冻得一激灵,回头就看坐在我后桌的L立马偏过脸假装看黑板。


  当时我还是太过年少无知,不知道那时候坐我后面的这狐狸就盯上了我的X小宝贝,只是单纯的以为他们是朋友。


  等我真正的感到他俩关系不寻常的时候,已经是高二了。


  哦对,或许说是感到L对X单方面感情的不寻常。


  有一次我们学校运动会,我报了一个女子1000。那时正值盛夏,跑完的我口干舌燥,热的分不清东南西北。


  “小X!快点儿!给你姐点儿水喝,我快渴死了!”


  当时X正在忙着修下午接力跑要用的接力棒——对我们那小破学校接力棒都是坏的——只见他用手一指,“姐那边那瓶是我的,你要是不嫌弃的话先凑合喝吧。”


  当时我也不管那么多了,拧开瓶盖就是一顿猛灌。等我心满意足地放下水瓶时,转眼就对上了L的眼睛。


  L被选为校草的很大原因就是因为他有一双漂亮的眼睛,那是一双清澈见底的眼睛。


  所以我非常清楚的看到了他眼底的某名的危险。


  就是那种看情敌的那种,敌意。


  妈妈咪呀,我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所以我现在把水吐回去还来得及吗。


  自那次以后,我就成功加入了“LX催婚小分队”,还混到了个队长的职位。


  加入之后,我才发现自己这个电灯泡到底有多增光瓦亮。


  单身狗牌电灯泡,照亮你的美。


  但现在想起来吧,他俩在一块儿没我还真不行。


  他俩坐一前一后,中间隔着个我,聊起天来就特不方便。于是我便承担了一个艰巨的任务——帮忙传纸条。


  对于我这个催婚队队长来说,他俩传纸条无疑是让我兴奋的时候,因为这样我就可以在脑海中脑补一千字LX小黄文。


  当然,前提是我能看到纸条上的内容。


  没法儿啊,我从心。一被L那双充满警告意味的眼睛盯着我就感觉浑身不舒坦,像是我敢看就要立马扒了我的皮一样。


  唉,人生艰难。


  到最后高三毕业典礼的前夕,X终于鼓起勇气告诉我。


  “姐,我喜欢L,我想跟他表白,但我不知道他喜不喜欢我……”


  对,这俩秀了我三年的人,还不是情侣。


  X啊,你L哥喜不喜欢你你心里就没点13数嘛?你没发现L的视线不是粘在你身上就是在找你的路上吗?


  我恨。


  毕业典礼当天,在我的推波助澜与不断努力下,X终于决定去跟L表白。值得一提的是,他还喝了一杯酒壮胆。


  众所周知,X是个一杯倒。


  我一边以目送壮士远行的目光送他而去,一边心里有一种儿大不中留的惆怅感,一边打开手机跟小姐妹猜X会在床上躺几天。


  没办法,成年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没办法,情侣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没办法,单身就是只能被情侣秀。


  :-D


  

【龙兴/拉郎】组团拐小孩吗

是拉郎,雷者勿入

灵感来源QQ空间的沙雕小说

超短打

内容与题目无关

请误上升真人,当平行时空看好了

有年龄差预警





———————————————————

张家和朱家是邻居。

开个门就能见着的那种。

朱家就一个独生子,叫朱一龙。张家本来也只有一个,但因为近几年响应习大大的号召,又添了一个。

啥?你说年龄差?

哎哟,不就差五岁吗,那都不是事儿。

张家长子跟朱一龙是从小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兄弟。小学一个班,初中一个班,甚至高中收到的都是同一所学校的录取通知书。

秉着兄弟的兄弟就是自己的兄弟的原则,朱一龙跟张家老幺的关系也不是一般的好。

好到长大以后滚到一张床上的那种。

说道这儿,就不得不谈谈这个跟自己哥哥差五岁的小孩,张艺兴。长着一张娃娃脸,笑起来甜甜的,还有两个酒窝。

当然,不要被这人单纯的脸骗了,套起人来也是一套一套的。

“他们都说我瓜,其实我一点儿也不瓜。大多数时候我都机智滴一批。”*

今天的张哥哥也在为自家弟弟看莫名其妙的漫画而发愁呢。

咳咳,跑题了。

朱一龙第一次见张艺兴的时候,对方还是个七岁的一年级小孩。作为一个“已经毕业的六年级的前辈”,朱一龙理不所当不然的被约了出来。

朱一龙是个爱窝在家里的主,除非必要时决不出门,以至于对门邻居家小孩出生七年都没见过几面。

到了约定好的奶茶店,朱一龙一眼就瞅见了自家发小——牵着的小孩儿。

啥,你说他们住对门为什么不一起出门?

哎呀不要在意那么多细节嘛。

朱一龙从小就是被亲戚邻居夸着漂亮长大的,一出门就免不了被人蹂躏,所以他最讨厌出门。

但现在他好像有点理解那些七大姑八大姨的心情了。

张哥哥招呼他过来,指了指旁边的小孩,“这是我弟弟,张艺兴。艺兴,叫一龙哥哥。”

叫张艺兴的小孩儿眨了眨大眼睛,抬头来看他,头上的小卷毛随着动作动了动,“一龙哥哥好。”

妈妈咪呀,这世界上怎么会有怎么可爱的小天使。

朱一龙友好地摸了摸他的头,笑得像个春心荡漾,啊呸,母爱泛滥的大哥哥,“艺兴好。”

然后两个哥哥开始坐下日常唠嗑,张艺兴就在旁边吸奶茶,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自己也听不懂的东西。

当然,如果忽略某龙老是偷瞄的眼神,画面还是挺和谐的。

“一龙哥哥,”小孩突然插话,眨吧着大眼睛,努力装出一副十分认真且严肃的样子,“你以后嫁给我叭。”

张哥哥一口奶茶险些喷到朱一龙脸上,“艺兴啊,一龙哥哥是不能嫁人的哦。”

“这样啊……”张艺兴又低下头去,看上去有些失落。正当张哥哥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张艺兴又像想起什么似的突然抬起头来,“那我就嫁给一龙哥哥!”

我的老天爷啊,我想把他拐回家。

以及张哥你能不能不要一脸看人贩子的表情看着我啊,我不是你亲爱的发小了吗。

多年后,看见自家弟弟窝在朱一龙怀里等待投喂的张哥哥冷哼一声。

呵,男人。








————————————————————————————
*出自漫画《一人之下》

【拉郎/龙兴】哭

依然是龙兴

文笔不如小学生系列这文章ooc到我都不好意思发出来【捂脸凑合看吧日常宣龙兴群:345689986欢迎进来产粮,北极圈女孩快被饿死了qwq




—————————————————————





  朱一龙觉得张艺兴其实挺爱哭的。
当然,这是他们在一起之后才发现的。

平常的小绵羊总是蹦蹦跳跳的,眼里总是藏着一抹笑意。即使有什么事不顺心,他也会昂起骄傲的头,仿佛在告诉那些人“你们尽管来吧,我没什么可怕的!”

那时的朱一龙就想,天呐,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人。

后来他才知道,张艺兴只是把那些眼泪憋进肚子里罢了。

张艺兴的家里总是放着玩偶,他伤心时喜欢回家时抱着玩偶,然后哭一场。出门后他还是那个元气满满的小绵羊。

啊,当然,现在朱一龙把那个玩偶替下来了。

说句好像不太厚道的话,朱一龙其实挺喜欢看他哭的。

他在看电影的时候会哭,在听歌的时候会哭,甚至有时候在沙发上坐一会儿都能红了眼眶。

当然,也包括在床上的时候。

大大的眼眶里泪珠不停的打转,眼角被染红,睫毛不安地颤着,牙齿紧紧地咬住下嘴唇,但还是会泄出呻 吟。

“唔……哥哥……”

天啊。朱一龙摸了摸自己发烫的脸,这是什么珍宝。

咳咳,跑题了。

朱一龙第一次看他的小绵羊哭,还是在确定关系不久之后。

那时应该是张艺兴最难过的时候。外面的舆论压力全都压在了他的身上,所有人都在指责他。

朱一龙想帮忙,但他不能。

他知道的,他的小绵羊是这个世界上最坚强的人。

但那不等于是无敌的。

朱一龙向经纪人问了张艺兴的酒店门牌号,拿到钥匙后轻轻的推门进去,想给他一个惊喜。

小绵羊已经睡着了,怀里抱着前两天他送的霸王龙玩偶。

朱一龙轻轻地摸了下他的脸,却摸到满手的水。

他哭了。

“艺兴,艺兴……醒醒。”朱一龙轻轻唤他,然后看见眼前人睁开了那双蒙着水雾的大眼睛。

眼眶周围红了一圈。

朱一龙心疼地把张艺兴抱起来,吻了吻他的额头,把眼中残留的泪水抹去,“到房间睡,在客厅容易着凉。”

小绵羊迷迷糊糊地嘟囔了几句话,眨吧了两下眼睛,又睡着了。

朱一龙把他抱上床,看见小孩眼底下的乌青,心像被谁揪住似的,生疼。

这可是他的小孩啊,那个他捧在心尖尖上的人啊。

后半夜。

朱一龙被怀里的动静吵醒,把眼睛睁开一条缝,看见眼前人的肩膀止不住地颤抖,瞬间清醒了几分。

“艺兴?”朱一龙把他从怀里捞出来,看见小孩的眼睛闭着,眼泪却跟断了线的珠子似的流个不停,嘴里念叨着什么话。

朱一龙慌了,一边伸出手探他的额头,一边把张艺兴摇醒,“艺兴,快醒醒……你发烧了。”

小绵羊慢慢睁开了眼,看清对方后哭的更厉害了,“一龙哥……一龙哥你别走好不好……我会听话的,我真的……你能不能别不要我……”

“胡说什么呢,我最喜欢艺兴了,怎么会不要你呢。”

朱一龙的手一下一下地抚摸着那人的后背,帮他顺气,然后伸手去床头柜上找药。

仿佛是感到了对方的小动作,张艺兴往怀里拱了拱,用哭腔小小声说道:“我不喝药……苦……”

“好好好,不喝。”朱一龙只好收回手,重新环住对方。“睡吧,我在这儿,那儿都不去。”

然后两人都又沉沉睡去。

其实张艺兴是知道自己爱哭的,为此他还不止一次的问过朱一龙。

“一龙哥,”小绵羊窝在床上,用被子挡住自己的脸,只把眼睛露出来,眨巴眨巴看着他,“我是不是很没用啊,动不动就哭。”

“不会啊。”

而那时候朱一龙总是摇摇头,笑着把他从被子里捞出来。

“我觉得艺兴这样挺好的啊。”

你不用太过坚强,因为我会一直保护你的。

【拉郎/龙兴】秘密

依然是沙雕拉郎

搞龙兴使我快乐


————————————————

1
张艺兴有一个秘密。

他喜欢朱一龙。

他喜欢看他在舞台上唱歌;喜欢看他在休息时弹弄吉他;喜欢他在看剧本时认真的神情;也喜欢他在镜头下发光的样子。

更喜欢他对自己笑。

在那一瞬间,张艺兴就会产生一个错觉。

一个朱一龙也喜欢他的错觉。

2
朱一龙喜欢张艺兴。

这是几乎谁都知道的事情。

因为只要谁碰了他的小绵羊,机警的捕猎者便会发出警告,让其他人知难而退。

他的人,谁也碰不得。

当然,为什么说是几乎呢?

因为张艺兴不知道。

3
啊,对了

朱一龙也有一个秘密。

他知道张艺兴喜欢他。

4
小孩子是藏不住秘密的。

很久之后朱一龙如是说道。

小绵羊并不会伪装自己,只是将自己的喜欢,以为藏的很好的,其实却赤裸裸地暴露在捕猎者的面前。

朱一龙喜欢在他看自己看的入迷时突然回头一笑,然后看见小孩的脸红的像个苹果。

真想啃一口。

他红着耳朵想。

5
其实严格来说,表白的那方是张艺兴。

小绵羊装模作样的把他堵在门口,认真地仰头看着他的眼睛。

“那,那个,龙哥……”

然后熟透的小绵羊气势瞬间弱了下去,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

也许是送上门来的猎物太过可口,捕猎者环上猎物的腰,猛的把他按在了墙上。

借着身高的优势,他能看到那人通红的耳垂。

“艺兴。”朱一龙吻上张艺兴的眼睑,看着蝴蝶似的睫毛轻颤了一下。

“我喜欢你。”

6
“龙哥。”

小绵羊在朱一龙怀里抬起头,鼓着腮帮子。

“你是不是好久以前就知道我喜欢你了?”

朱一龙削完最后一片苹果,笑着抬头看他,“对呀。”

“啊!你怎么能这样!我还以为我藏的很好呢!”

张艺兴有些失落地转头,不理会对方递过来的苹果。

“没办法,”

小绵羊似乎是想了一会,等了半天没听到下文后疑惑地转头,正对上一张放大的脸。

“星星是不会骗人的啊。”

【拉郎/龙兴】今天罗当家追到红二爷了吗?

❗️是罗浮生(朱一龙)×二月红(张艺兴)的沙雕拉郎,雷者勿入

❗️ooc到我都看不下去预警,幼儿园文笔预警

❗️若是tag不妥还请千万,务必,一定,绝对要告知,我马上就删

另外宣一个龙兴群:345689986

感兴趣的太太欢迎来产粮吖QwQ

ready?

go!

——————————————————————————

1

“今天罗当家追到红二爷了吗?”

今天人们依旧再重复问着同一个问题。

而她们得到的回答却也好像永远都只有一个。

“没有。”

2

罗浮生,洪帮的当家,黑帮里长大的少爷。成天就知道开着自己那辆摩托在城里瞎转悠,靠着自己的脸皮也是赢了不少姑娘的芳心。虽说放荡不羁,但倒也没惹过什么事,当然,也没人敢惹他。这罗浮生毕竟是黑帮出身,练了一身好身手。打法快准狠,没两下就把你打得跪下来喊爸爸。

二月红,梨园的皇帝,看戏的人有一半都是为他去的。这人要说也没什么,无非就是三点:长得好,唱得好,打得好。这城中不知多少男男女女为红二爷倾心,挤破了头就只为看上一眼,听上一句。

但可惜的是,罗当家看上了红二爷。

“唉,你说说,我的梦中情人怎么就看对眼了呢。”

看戏的女子如是感叹道。

3

要说这两人是怎么看上的,还要从半年前说起。

那一日,风和日丽,鸟语花香,万里无云,咱们罗浮生当家的正提着袋生煎包在巷子里转悠,一个转身,就瞟见了一张海报。

哦不,应该是海报上的红二爷。

“啧啧啧,这家伙长得真标志。”

罗浮生咬着生煎包想道。

于是乎,两天后,罗当家大咧咧地骑着摩托车带上自己的好兄弟就来见这传说中的美人儿。

二月红那场演的是霸王虞姬,也算是二爷的半个招牌。当他穿着熟悉的戏服踏上戏台时,突然感到一股热切的目光。

因为台下的罗浮生看的眼睛都直了。

“啧啧啧,真人比海报上的好看多了。诶对了,要不我们待会儿买袋生煎包去跟那人说两句话吧?”罗浮生戳戳自己兄弟,然后得来一个你怎么那么傻的白眼。

人红二爷能看上你那生煎包?呵,笑话。

罗浮生倒是毫不在意,正打算滔滔不绝地讲他那“宏图大业”的时候,一群不长眼的来了。

敢闹二月红的戏,这不是找死吗?

更何况这还多了个罗浮生。

那群人的老大刚说几句话,就一脸懵被突然扑来的罗浮生揍的鼻青脸肿,带来的小弟也被迅速撂倒。

打完,罗浮生还异常霸气地搁下一句话,“滚,再让我看见你们,你们就可以直接见阎王了。”

见那群人灰头土脸地跑了,罗浮生自以为帅气地一回头,就见台上的美人勾唇对自己笑。

以前罗浮生事不相信一见钟情的,那种东西太扯了。

但现在他相信了。

因为他感觉他心里的小鹿快撞出来了。

4

二月红看着桌上的一堆吃食,有点头疼。

那天自从上台起就感觉有一个家伙在盯着他,但凭红二爷的名气,这么做的人也不在少数,自己也就不怎么在意。到后来见那人帮自己扫平麻烦,也只是礼貌地回以一笑。

只是这一笑,好像笑的不是时候。

从那时起,罗浮生就不停地往府上送东西。从生煎包到驴打滚,从烤全羊到糖葫芦。也不知道这些东西他是怎么弄到手的。

二月红叹了口气,秉着“不能浪费粮食”的原则咬下糖葫芦串上的一颗山楂。

嗯,还挺甜的。

5

入春的天气,生病的人也多了起来,二月红便是这其中的一位。

而二月红因生病而停演的事情很快便被百姓传了出来,一传十十传百,传着传着就不免便了味。

所以当罗浮生火急火燎地闯入府中看见“命悬一线”的二月红优哉游哉地坐在椅子上喝茶时,不禁愣了一下。

“红红?你没事吧?”罗浮生紧张地围着二月红看了一圈,眉头紧皱。

见来人这个样子,二月红心里也明了,但还是觉着有些好笑,“放心吧,我身体如何你还不清楚?就是生了点小病罢了,医生已经看过了,说并无大碍。”

听到这话,罗浮生放下心来,抓着二月红的手把玩,“红红你可担心死我了,你要真出了事物可怎么活啊。”

“你这说的什么胡话!”二月红红着脸把凑上来的大脑袋推开,转过头去不再理他。

见那人撇过脸去,罗浮生无辜地眨巴眨巴眼睛。唉,追妻路漫漫啊。

这时,罗浮生瞟到桌上的另一个杯子,凑近一看,还散发着阵阵苦味。

“红红,”罗浮生皱皱眉,“你没喝药。”

二月红一僵,心下暗道不好,只得随意胡诌一个理由出来,“没有,只是放凉罢了。”

罗浮生挑挑眉,也不拆穿,只是把杯子凑到对方嘴边,“那现在喝?”

苦味入鼻,二月红整张脸都皱了起来,“苦。”

他,二月红,梨园的皇帝,怕苦。

罗浮生认命般叹了口气,然后在二月红疑惑又惊讶的目光中把杯中的药倒入自己嘴里,在那人反应过来之前覆上他的唇。

这个吻来的突然,苦涩的药剂随着那人的气息流入喉,惊的二月红来不及闭上双眼。

一吻必,罗浮生心情大好地看着自己怀里双颊通红的人儿,用手抹去二月红嘴角边不小心留下的药。

“不苦,甜的。”

6

“今天罗当家追到红二爷了吗?”

“追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