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一只爱拉郎的年糕吖

介里是年糕哇(๑>ڡ<)☆
欢迎大噶勾搭ε٩(๑> ₃ <)۶ з

【拉郎/龙兴】哭

依然是龙兴

文笔不如小学生系列这文章ooc到我都不好意思发出来【捂脸凑合看吧日常宣龙兴群:345689986欢迎进来产粮,北极圈女孩快被饿死了qwq




—————————————————————





  朱一龙觉得张艺兴其实挺爱哭的。
当然,这是他们在一起之后才发现的。

平常的小绵羊总是蹦蹦跳跳的,眼里总是藏着一抹笑意。即使有什么事不顺心,他也会昂起骄傲的头,仿佛在告诉那些人“你们尽管来吧,我没什么可怕的!”

那时的朱一龙就想,天呐,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人。

后来他才知道,张艺兴只是把那些眼泪憋进肚子里罢了。

张艺兴的家里总是放着玩偶,他伤心时喜欢回家时抱着玩偶,然后哭一场。出门后他还是那个元气满满的小绵羊。

啊,当然,现在朱一龙把那个玩偶替下来了。

说句好像不太厚道的话,朱一龙其实挺喜欢看他哭的。

他在看电影的时候会哭,在听歌的时候会哭,甚至有时候在沙发上坐一会儿都能红了眼眶。

当然,也包括在床上的时候。

大大的眼眶里泪珠不停的打转,眼角被染红,睫毛不安地颤着,牙齿紧紧地咬住下嘴唇,但还是会泄出呻 吟。

“唔……哥哥……”

天啊。朱一龙摸了摸自己发烫的脸,这是什么珍宝。

咳咳,跑题了。

朱一龙第一次看他的小绵羊哭,还是在确定关系不久之后。

那时应该是张艺兴最难过的时候。外面的舆论压力全都压在了他的身上,所有人都在指责他。

朱一龙想帮忙,但他不能。

他知道的,他的小绵羊是这个世界上最坚强的人。

但那不等于是无敌的。

朱一龙向经纪人问了张艺兴的酒店门牌号,拿到钥匙后轻轻的推门进去,想给他一个惊喜。

小绵羊已经睡着了,怀里抱着前两天他送的霸王龙玩偶。

朱一龙轻轻地摸了下他的脸,却摸到满手的水。

他哭了。

“艺兴,艺兴……醒醒。”朱一龙轻轻唤他,然后看见眼前人睁开了那双蒙着水雾的大眼睛。

眼眶周围红了一圈。

朱一龙心疼地把张艺兴抱起来,吻了吻他的额头,把眼中残留的泪水抹去,“到房间睡,在客厅容易着凉。”

小绵羊迷迷糊糊地嘟囔了几句话,眨吧了两下眼睛,又睡着了。

朱一龙把他抱上床,看见小孩眼底下的乌青,心像被谁揪住似的,生疼。

这可是他的小孩啊,那个他捧在心尖尖上的人啊。

后半夜。

朱一龙被怀里的动静吵醒,把眼睛睁开一条缝,看见眼前人的肩膀止不住地颤抖,瞬间清醒了几分。

“艺兴?”朱一龙把他从怀里捞出来,看见小孩的眼睛闭着,眼泪却跟断了线的珠子似的流个不停,嘴里念叨着什么话。

朱一龙慌了,一边伸出手探他的额头,一边把张艺兴摇醒,“艺兴,快醒醒……你发烧了。”

小绵羊慢慢睁开了眼,看清对方后哭的更厉害了,“一龙哥……一龙哥你别走好不好……我会听话的,我真的……你能不能别不要我……”

“胡说什么呢,我最喜欢艺兴了,怎么会不要你呢。”

朱一龙的手一下一下地抚摸着那人的后背,帮他顺气,然后伸手去床头柜上找药。

仿佛是感到了对方的小动作,张艺兴往怀里拱了拱,用哭腔小小声说道:“我不喝药……苦……”

“好好好,不喝。”朱一龙只好收回手,重新环住对方。“睡吧,我在这儿,那儿都不去。”

然后两人都又沉沉睡去。

其实张艺兴是知道自己爱哭的,为此他还不止一次的问过朱一龙。

“一龙哥,”小绵羊窝在床上,用被子挡住自己的脸,只把眼睛露出来,眨巴眨巴看着他,“我是不是很没用啊,动不动就哭。”

“不会啊。”

而那时候朱一龙总是摇摇头,笑着把他从被子里捞出来。

“我觉得艺兴这样挺好的啊。”

你不用太过坚强,因为我会一直保护你的。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