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一只爱拉郎的年糕吖

介里是年糕哇(๑>ڡ<)☆
欢迎大噶勾搭ε٩(๑> ₃ <)۶ з

【龙兴/拉郎/知乎体】身边同学是情侣会怎样

:日常拉郎,雷者别来

:纯属瞎编,请勿上升正主

:是被同学秀到后的产物

:小学生文笔,ooc的不行

:辣鸡写手在线求评论






———————————————————




  谢邀。


  就是会变得惨,很惨,非常惨。


  我今天就来818高中时分别坐我前后桌的两完蛋男同学——X和L。


  对,划重点,男同学。


  呵,人间不直的。


  他俩常年霸占校草排行榜的前两名,我至今都还记得有一小姐妹听到他俩在一起的消息之后哭的梨花带雨的。


  老公和老公在一起了,这事还是要消化一下的。


  我和X是全班公认的gay蜜,自高一起就玩的特别好,有时候几乎着整个课间都在一块儿。甚至还有不长眼的传过我俩的谣言。


  当然,这些谣言还未传播开便被L扼杀在摇篮里这都是后话了。


  那时还是高一,我还不懂学习为何物,经常熬夜刷同人刷到两三点。于是在上课时我的上下眼皮总是时不时的想来几个甜蜜的拥抱,你说我拆散情侣也不好嘛,对吧。


  然后我摇的像拨浪鼓的头成功的被我们班眼神凌厉的数学老师注意到,并成功的叫起来解一道我压根听都没听过的题。


  我当时光顾着跟周公聊天去了,整个人都是懵的。看着黑板上花花绿绿的图形,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了年级。


  唉,好惨一女的。


  然后,我前桌的X•小天使•学霸•同学刷刷刷地在书上写下几行字,并偷偷把书立起来,让我照着他的读。


  我感动得都快落泪了。


  而正当我心安理得的坐下并准备跟周公继续话题的时候,后背突然窜起一股寒意。


  就是那种寒冬料峭时突然在你背后放冷气的那种。


  我被冻得一激灵,回头就看坐在我后桌的L立马偏过脸假装看黑板。


  当时我还是太过年少无知,不知道那时候坐我后面的这狐狸就盯上了我的X小宝贝,只是单纯的以为他们是朋友。


  等我真正的感到他俩关系不寻常的时候,已经是高二了。


  哦对,或许说是感到L对X单方面感情的不寻常。


  有一次我们学校运动会,我报了一个女子1000。那时正值盛夏,跑完的我口干舌燥,热的分不清东南西北。


  “小X!快点儿!给你姐点儿水喝,我快渴死了!”


  当时X正在忙着修下午接力跑要用的接力棒——对我们那小破学校接力棒都是坏的——只见他用手一指,“姐那边那瓶是我的,你要是不嫌弃的话先凑合喝吧。”


  当时我也不管那么多了,拧开瓶盖就是一顿猛灌。等我心满意足地放下水瓶时,转眼就对上了L的眼睛。


  L被选为校草的很大原因就是因为他有一双漂亮的眼睛,那是一双清澈见底的眼睛。


  所以我非常清楚的看到了他眼底的某名的危险。


  就是那种看情敌的那种,敌意。


  妈妈咪呀,我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所以我现在把水吐回去还来得及吗。


  自那次以后,我就成功加入了“LX催婚小分队”,还混到了个队长的职位。


  加入之后,我才发现自己这个电灯泡到底有多增光瓦亮。


  单身狗牌电灯泡,照亮你的美。


  但现在想起来吧,他俩在一块儿没我还真不行。


  他俩坐一前一后,中间隔着个我,聊起天来就特不方便。于是我便承担了一个艰巨的任务——帮忙传纸条。


  对于我这个催婚队队长来说,他俩传纸条无疑是让我兴奋的时候,因为这样我就可以在脑海中脑补一千字LX小黄文。


  当然,前提是我能看到纸条上的内容。


  没法儿啊,我从心。一被L那双充满警告意味的眼睛盯着我就感觉浑身不舒坦,像是我敢看就要立马扒了我的皮一样。


  唉,人生艰难。


  到最后高三毕业典礼的前夕,X终于鼓起勇气告诉我。


  “姐,我喜欢L,我想跟他表白,但我不知道他喜不喜欢我……”


  对,这俩秀了我三年的人,还不是情侣。


  X啊,你L哥喜不喜欢你你心里就没点13数嘛?你没发现L的视线不是粘在你身上就是在找你的路上吗?


  我恨。


  毕业典礼当天,在我的推波助澜与不断努力下,X终于决定去跟L表白。值得一提的是,他还喝了一杯酒壮胆。


  众所周知,X是个一杯倒。


  我一边以目送壮士远行的目光送他而去,一边心里有一种儿大不中留的惆怅感,一边打开手机跟小姐妹猜X会在床上躺几天。


  没办法,成年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没办法,情侣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没办法,单身就是只能被情侣秀。


  :-D


  

评论

热度(3)